职业爬格子的码字民工。

世界杯边看球边画的水彩,临摹的梵高的画。

每张花了差不多一到一个半小时。

一天画一张=、=。

水彩培训作业

【将国同人】将军的婚事(七)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亚当当然觉得自己是个“大老粗”,这很正常,他是行伍出身,又非贵族,那时候能吃饱穿暖就已经足够好了,知识大多属于上流社会。不过,这其实不算什么问题,他现在不在意这个。他发觉好友确实有些改变了,而这些改变是自己带给他的。

想想那个人痛不欲生的时候也不会轻易落泪,却因他的忽略伤心难过,是有多痛苦才会有如此反应?亚当扰扰头,一直觉得他还是挺了解弗伦岑的,从记事起就基本在一起,他们之间的默契外人都看得出来,也没怎么吵过架,感情一直挺好。他以为,就算他做了那番承诺,也不会有太大变化...

【将国同人】将军的婚事(六)

前文  01 02 03 04 05 


跳舞比指挥一场战事还累,不在业务范围内的活真不该轻易尝试。女人如狼似虎弗伦岑总算是见识到了。看他稍稍捂了捂肚子,匹戈担忧弗伦岑是不是不舒服,怕他硬撑。人是他拖过来的,要是有个什么,准会被亚当给揍的,至少不会给自己好脸色看——他打不过亚当好嘛,人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才不会死得很惨。

弗伦岑说现在好多了没事,他才松了口气。

新曲出现,另一批人步入舞池,弗伦岑和匹戈没打算再加入,站在边上有一搭没一搭聊着。

——看起来,阿莉安娜小姐很中意亚当呢。

匹戈倚靠一旁,望向舞...

试了下老贼 (富坚老师)的上色法……可能水彩纸更好?

【将国同人】将军的婚事(五)

前文  01 02 03 04 


预警:有10X11的CP/原创路人妹子


***


身为有头有脸的将军,受邀参加宴会这种事总会遇上个几回,推不掉的可能也是有的——当然,弗伦岑是可以有借口“请假”,不过,很多宴会名义上无伤大雅,背后却是站队的问题,比如,此次爱森斯坦公的六十寿辰也会带有明显的政治色彩——这毫无疑问,爱森斯坦公在朝中本就代表内政派,他举办的宴会不论本人怎么想,外界肯定会从政治角度看待——身为皮诺大将的部下,同样秉持反战理念的弗伦岑将军和亚当将军没有受邀却不去参加的道理,他们的行为也代表着他们的态...

昨天的🔆

发现一小纸,涂了个技术含量为0的头,一刻钟。嗯,高中设定的女神来着。

应景随手涂了一张

【将国同人】将军的婚事(四)

前文  01 02 03


OCC预警-。-

是我很少女了=-=


***

既然亚当已经这样明说了,还能怎么办,动手是动不过他的。他的内心也从不排斥亚当,甚至做不到有这样的心理。可以说,没有亚当也没有今时今日的自己,他的命能续是亚当的精心照顾,是亚当的呵护备至,是亚当从死神手中抢过来的。他还从未见过他有这么强硬的时候呢,嗯,虽然语气还是很柔和,手段虽然算不上胁迫但也足够针对弗伦岑性格上的弱点了。真是的,平常那个温柔体贴的安东·亚当去了哪儿呢。不过这样也好。身份的转变自然会影响一些细枝末节,从表面是看不出来的。弗伦...

1 / 7

© 汐月光 | Powered by LOFTER